我朋友开了一家AI公司,六个月就把内裤弄丢了

日期:2023-12-04 15:47:08 / 人气:73

我朋友开了一家AI公司,六个月就把内裤弄丢了。这是2018年AI公司的预测。
2018年,李开复预言大量ai创业公司将很快“死亡”。
然而,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,从2022年底开始,AI又以拦车的速度狂飙了。。。
AI热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,大家都怕错过机会,所以人和鬼都聚集在这个行业。
有人冒充专家,卖给你各种AI课程,赚得盆满钵满。
曾经相信Web 3.0和元宇宙的人,突然开始在朋友圈转发AI+元宇宙项目。
就连李开复自己也忍不住造了一个大模型,跌跌撞撞。。
热潮之下,很多人似乎都忘记了,这个东西早在最后一批就被打上了“死亡”的标记。
通常,未来被吹捧和编织得越好,泡沫就会破裂得越多。
在乐观和爆发的同时,亏损和破产也以同样的频率发生。
>/4家人工智能公司
正好,坏法官有个朋友今年加入了AI,很快经历了“死亡”。他的名字叫杨。
本人25岁,2020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,工业设计专业。我是一个热情的企业家。
杨创业备忘录
工作三个月后,他毅然辞职。在有200多家IPO公司的深圳南山区,我租了一间共享办公室,信心满满地开始创业。
他相信自己可以成为中国的麝香。他把这个疯狂的名人当成偶像,甚至用微信头像的偶像照。
杨的微信头像
2023年初,GPT-4正式发射,将这股AI热潮推向了极致。
差点把深圳乃至半个中国点着了。
当然,在点燃它的人当中,杨也包括在内。
就连何这个完全不知名的人,也敏锐地意识到,AI在中国玩得火热,随便做做就能成功。
于是,他花了三天时间构思这个AI项目,马上带了一个朋友进来,注册了一家公司。
又过了几天,招了两个实习大学程序员,分别负责前端和后端。
一个基层团队就这样成立了。。
这四个人没有一个人了解AI,就连创始人杨之前也对AI一无所知。。
如果非要说的话,DALL E 2上线的时候,他试了几次,就知道这么多了。
但是他很自信的告诉我,AI是没有门槛的。
他的项目要么是一个大的AI模型,要么是一个非常小的工具——一个把AI和设计需求结合起来,为设计师提供图纸的网站。
你给一张图片,或者输入文字需求,它就能输出一张符合你需求的图片。
在AI火的几个月里,估计已经有上百个类似的应用被处理上架了。
因为不难做,就拿杨的项目来说吧。他的网站主要基于稳定扩散和中途两种模式,调整后更适合新手。
就像单反和手机一样,单反体积很大,需要手动调整的参数很多,而手机更白,更清晰,自动适应各种场景。
详细解释的话,就是通过对优质图片的筛选和标注,培养出一个更适合设计师的模型。
比如你要生成一把椅子,他们会找一堆高质量的椅子图片,做上标记,交给建模,这样生成的椅子会更好。
同时,他还整合了一些面向行业的模型,通过一点点测试,调出了更符合他作为设计师审美的参数。
开发整个网站只用了四个人三个月的时间。
所有的方法和教程都来自b站上的免费教学视频,都是他们现在学过和学过的。
不要觉得向b站学习很抽象。那些讲AI的投资人,大多是从b站学AI的,还开玩笑说是“从某人身上学来的”。
根据对@餐桌的采访,很多投资人都是从@向李沐学习AI来学习AI的。
哪怕只是基层队三个月支出的结果,杨也是极其有信心的。他看的AI产品越多,越觉得“别人不如我。”
他甚至觉得:“很多大公司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
据他说,大多数AI绘画网站仍然专注于生成漂亮女孩的图片。其他AI产品大多主要用于“玩”或者简单抄袭别人的产品。
但是他觉得他的东西对设计师来说很实用,某知名设计公司的老师曾经说过,他的产品里有设计思路,看得出来是设计师做出来的。
这一把柴火扔了进去,杨觉得自己一夜之间就要爆炸了。
既然项目已经停了,差评师只能放一些审判案例。
>/砸进去20多万,最后赚了200。
然后,现实立刻给了他一记实打实的耳光。
原来做产品是整个链条中最简单的一环。有句老话:“在AI热潮中,只有卖计算能力和课的人才赚钱。”
他以为采取会员费制度,按模型使用次数收费,就能维持收支。但是,盈利问题恰恰是AI的死穴。
C端根本没有人买这些AI工具。上线这么久,杨只有1000左右的用户,付费的也只有五六个人。
有几个人算了一下,光是房租加上租GPU的钱,每个月至少要一万块。
工程开工半年,烧了20多万。但是,总利润只有几百块钱。
后来他们才知道,什么产品能吸引C端用户?
7月,一款名为妙雅相机的软件冲到了软件排行榜的首位。这应该是国内AI应用中第一个现象级的圈外应用。
只有妙雅这样的AI玩具才能吸引人。不仅如此,砸钱买流量还有可能破圈。
而且就连出圈的奇葩鸭都没有披露盈利,热度稍纵即逝。
圈里的爆款尚且如此,更别说下面这些不火的产品了。甚至很多估值上亿美元的AI创业公司,收入几乎为零。
一位做过设计工具的老师明确地对他们说:
“别人愿意花几万块请人吃饭,不愿意花几千块给你买个工具。”
这不是个例,国内外都是。国外一家AI绘画公司,成立四个月就关门了。在它关闭之前,创始人就苦口婆心地抱怨这个东西根本赚不到钱。
一方面是C端遇冷,另一端的投资市场和B端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他们发现大多数人只是为了流量而来。AI成了一个全新的噱头,任何一个行业,只要有点情,有点理,都能卖得更香。
比如一家宣称用AI赋能教学培训的培训机构,主动找上了他们。
结果聊天后发现对方只是想借他们的AI绘画软件多卖几个绘画课。
而且,由于市面上同质化产品太多。
对于竞争力弱的小团队,大多数企业只想空手而归,或者白嫖产品。
比如在教培机构面前,他们唯一愿意给的奖励,就是一句轻描淡写的“帮你在学员中推广。”
杨不仅赚不到一分钱,还得把人力和计算能力投入进去。
即使愿意出钱,企业也会把价格压得很低。事实上,他们每画一幅画,都是在赔钱。
并不是说杨没有想过要拉投资。也有很多投资人主动找上门来,但没有一个是真的投了。
因为AI烧钱太多,大部分投资人的原则是:多看少投。总之,人工智能项目无处不在,勤奋的投资者每周可以观看10个AIGC项目。
甚至还有很多人以投资的名义去补AI知识。
>/“你和这些人相处久了,你觉得他们喜欢说一些假话。”
更让杨感到分裂的是,一方面,他赚不到钱。另一方面,我在各种AI创业者的大会上的时候。
“AI就是未来”“大模型将引发工业革命”等各种论调依然满天飞。
在座的企业家也信心满满,相信自己吃到了风口的红利。
然而,杨的搭档哥达·古斯认为这些说法都是空洞的。“和这些人相处久了,你就觉得他们喜欢说一些假话。”
在她看来,对于很多进来的人来说,AI最大的意义只是给他们披上了一层金。
以她自己为例。现在找AI相关的工作,工资涨了三倍,工作选择也多了。
麦肯锡的一份报告预测,2030年中国AI顶尖人才缺口将达到400万。
现在的招聘市场,很多AI求职者不懂AI。像她这样有相关操作经验的人,已经算是半个吃香的专家了。
从这个角度来说,AI确实是她的未来。
但是这种未来会持续多久呢?也许AI创业的下一次寒潮可能很快就会到来。
时代大潮浩浩荡荡,害怕被淘汰的人很多,最后也有很多淘金者。
有的人财富一夜蒸发,有的人借机发财。
但无论人工智能的2.0时代将如何结束,杨的项目出人意料地停止了。
从立项到结案只用了6个月。
他一再向我强调,停摆只是暂时的。资金到位后,项目将重新启动。
因为即使如此,杨仍然坚信未来人工智能的潜力。他和他的产品,只是时机和环境不对。
虽然现在,这个项目只剩下一个公司牌子,挂在他的厨房里。和调料瓶挤在一起,显得有点格格不入。"

作者:摩登娱乐平台




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COPYRIGHT 摩登娱乐 版权所有